"
ENGLISH | 校主頁

學術動態

華中科技大學双一流建设项目“拔尖创新人才培養”系列学术讲座 第六场 傅维利:论教育中的惩罚

發表時間:2020-08-16 作者:楊靜 浏覽次數:


2020年8月15日上午9:00,華中科技大學双一流建设项目“拔尖创新人才培養”系列第六场学术讲座在腾讯会议平台顺利举行。

本次學術講座的主題爲“論教育中的懲罰”。主講嘉賓是傅維利教授,現任深圳大學灣區教育研究院名譽院長、特聘教授,民進中央教育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教育學會常務理事兼德育學術委員會副理事長等職。在教育基本理論、道德教育、教育決策與管理、教師教育及基礎教育課程改革及教材建設等方面有高水平的研究成就,出版專著譯著和國家級教材20多部,在《求是》《教育研究》等重要刊物上發表高水平論文過百篇。本場講座由我院孫婧老師主持,李太平副院長、劉長海教授攜60余名師生共同參加了此次線上講座。

本場講座主要圍繞教育中的懲罰展開討論,傅維利教授依據是什麽、爲什麽、怎麽辦的邏輯,分別從懲罰的定義,教育中懲罰的功能及依據的教育規律,社會、教育範疇中懲罰的同質與差異,教育中懲罰使用的範圍界線,教育中懲罰的執行幾個方面論證了合理、科學的教育懲罰對于維護教育秩序、促進學生社會化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時對于一線教師群體的實踐指導意義。

IMG_0139

講座伊始,傅教授介紹了選擇教育中懲罰爲彙報主題的原由。他認爲目前教育中的懲罰是一個世界級難題,且沒有得到解決。首先,懲罰對象複雜。不同學生年齡、家庭、文化背景差異,一套規則並不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其次,如何准確的劃定懲罰的界線,有待進一步明晰。最後,如何合理的運用懲罰,避免出現教師強權,從而影響學生人格、心理的健康發展,值得我們思考。

帶著這些難題與疑惑,傅教授深入淺出的向我們闡述了他的思考與想法。首先,懲罰是對過錯行爲的處罰或制裁,教育中的懲罰有其獨特的功能。第一,正確的懲罰是保證教育活動有序有效進行的必要手段,正如蘇聯教育家馬卡連柯所說“不懲罰的辦法只是對破壞分子有利,如果學校中沒有懲罰,必然使一部分學生失去保障”。第二,懲罰是幫助學生適時有效地完成社會化必要手段。傅教授認爲社會化包括國家層面的政治社會化、人與人之間關系的道德社會化以及紀律法規的社會化,即認同與執行。第三,在人道德發展的一定階段恰當的使用懲罰符合人道德發展的一般規律。第四,適當的懲罰有利于學生形成正確的行爲方式,傅教授強調應恰當的處理獎勵與懲罰的關系,遇到錯誤行爲要懲罰遏制,並且幫助形成新的替代性行爲方式,從而消除不良行爲,大多數家長往往只是做到了前者而忽略了後者。

爲了幫助我們更好的把握教育中的懲罰,傅教授對社會與教育範疇中的懲罰進行了比較分析。二者的共同點在于懲罰的對象必須是過錯行爲;懲罰實施後,被懲罰者的某些生理的、物質的或精神的利益受到預期的損失,起到了一定的警示或對過錯行爲的遏制作用。

同時也存在許多差異,主要表現在具有不同的前提和目的,社會懲罰主要是遏制違規行爲,而教育懲罰是幫助受教育者消解幼稚或不健康的違規動機,不僅僅停留在遏制其違規行爲。傅教授指出,教師在懲罰後應重視道德教育,要講道理,幫助學生知道錯的原因,是一個爲長遠發展考慮的問題;其次,表現在不同的情感基礎,社會懲罰具有清晰的冷峻性,教育懲罰中蘊含著教師良好的期待和深遠的關愛;最後,表現在不同的懲罰方式和量度。社會懲罰方式具有一定的可選擇性與可替換性,而教育中的懲罰具有強烈的教育性,懲罰方式應直指“過錯行爲本身”,一般不輕易選擇替換性懲罰方式,例如學生缺席勞動任務,則懲罰其雙倍勞動任務,而不是罰站、抄作業其他行爲。同時,懲罰的量度一般控制在受教育者身心和社會角色可接受的範圍內,強調其可接受性與教育性。

隨後,傅教授開始闡述教育中懲罰使用的範圍界線,第一條界線是過錯行爲的懲罰,是懲罰的本體特征;第二條界線是須符合受教育者的社會角色和年齡特征,符合教育規律,有利于達成教育目標,這是懲罰的教育特征。使用範圍界線的具體內容爲(1)劃清正義與權威角色的界線,當下許多家長依據懲罰的權威性把自己當成正義的化身,將自己的情緒因素作爲懲罰的理由,這已違背懲罰的正義性。(2)劃清群體領域和個人領域的界線,懲罰只能在公共領域,不能私人領域。(3)劃清過錯行爲和糟糕結果的界線,有些家長或教師對結果而不對行爲,成績不好就給出懲罰。實際要積極找出原因,拒絕籠統的懲罰(教條、規則主義),避免修正了錯誤行爲的同時也修正了正確行爲。(4)劃清故意過錯行爲和非故意過錯行爲的界線,非故意過錯行爲缺乏內在動機,如果持續采取懲罰措施容易使受懲罰者産生對立情緒。(5)劃清心理疾病和道德問題的界線,對待心理疾病只能使用治療,不能使用懲罰。(6)區分非遵從行爲和故意違規行爲。

最後,到底怎樣科學、合理的執行教育中的懲罰呢?傅教授給出了以下答案:(1)懲罰基礎的奠定。第一,教育者與受教育者間打好深厚的感情基礎。第二,共同制定清晰而合理的規定。這是實施懲罰的第一依據,否則懲罰就確實了正義性。學生、教師、家長通過協商民主的形式制定規則,彼此都是規則的制定者、監督者與執行者,就能夠破解不使用懲罰的方式讓孩子了解一個充滿懲罰的社會運行規則的兩難問題。(2)懲罰種類的選擇,懲罰可分爲生理性懲罰、物質性懲罰和精神性懲罰三類。在選擇時應盡可能保證錯罰類別一致,符合學生的現實社會角色,容易導向學生對現實過錯的認識。(3)懲罰量度的控制,遵循可接受性原則、可撤銷性原則。(4)懲罰過程實施的基本原則,包括慎罰原則、指向過錯原則、及時與堅定原則、一視同仁原則、保持關愛原則。(5)懲罰效果的評估,具有兩類標准:第一是評估懲罰實施後,懲罰對象過錯行爲出現的頻度和程度;第二是評估過錯動機的消減水平。

GDYWM2R}MN}WVQ0EY~~BHIO

在讲座的交流与提问环节,在坐师生积极提问,与傅教授讨论了“规则是如何保证其正义性?”“故意过错行为与故意违规行为区别?”“惩罚原则的度如何把握?”等问题。李太平副院长、刘长海教授也对本次讲座进行了简单的回顾与总结,并表达了对傅教授百忙之中参加此次学术讲座的感谢之情。时光易逝,本次讲座也在众师生的意犹未尽之中圆满结束。同时,華中科技大學双一流建设项目“拔尖创新人才培養”系列学术讲座到此也告一段落,感谢各位师生的积极参与,让我们翘首期待,未来更精彩的学术讲座。(方伟波、石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