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LISH | 校主頁

校友動態

陳運超:朱九思先生給我們留下的豐富精神遺産

發表時間:2016-09-15 作者: 浏覽次數:

作爲先生的弟子,對先生辭世極其悲痛。

先生一生致力于高等教育的實踐與研究並取得了顯著的成就,贏得了海內外校友和師生、以及全社會尤其是高等教育界的廣泛認可和尊重,成爲新中國高等教育銳意改革的先鋒與艱難探索的代表。

先生駕鶴西去,但給我們留下的極其寶貴的精神財富卻永駐長存。

 

一、在中國建設社會主義大學應該始終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

先生作爲學校領導30余年,一直致力于新中國偉大的高等教育實踐探索,與新中國同呼吸、共成長,所領導的華中工學院所取得的成就成爲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縮影和典型代表。

他在辦學實踐過程中,經曆了新中國全面蘇化、文化大革命、撥亂反正和改革開放等時左忽右的不同階段。但是,無論在任何時期,先生始終以革命家的胸懷和政治家的氣魄,堅持黨對高等教育的領導不動搖始終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必須在意識形態領域占領主導地位,旗幟鮮明地反對資産階級自由化,絲毫不能動搖“四項基本原則”,才能努力培養“四有新人”、培養社會主義的建设者与可靠接班人。因此,保證了正確的辦學方向。

同时,在中国举办社會主義大學还必须是中国的大學。先生接受的是傳統教育,對中國傳統文化有很好理解,對近現代中國發展建設所走過的曲折道路有切身的體會。因此,他始終強調在虛心學習和借鑒外國先進辦學經驗的同時,必須強化中國特質,要有鮮明的中國文化烙印,要與中國問題和學校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實事求是,而不是從本本出發。倡導和堅持推動文化素質教育開設中國傳統文化相關課程和講座。

 

二、大學的建設與發展應該始終遵循高等教育辦學規律

先生經曆了新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全過程,无论在極左路線一统天下的阶段,還是在右倾思潮高歌猛进的年代,他都始終注意思索和探究大學的特点,按照高等教育的基本規律治校辦學,從而使得華中工學院迅速發展、正確發展。

即使是視知識分子爲“牛鬼蛇神”的背景下,也要堅持人才在大學發展中的最重要作用。先生對知识分子作用的认识始終是清醒而一贯的,无论是反右,還是在文革期间,他都不遗余力地保护他们,收留他們,支持他們先生成爲党正确對待知识分子并正确执行知识分子政策的先進代表和基层实践的化身。“深挖洞、廣積人”成爲九思標識。在那一段極其特殊的動蕩時期,他甘冒極大的政治風險,從全國網羅各類受到不公待遇的知識分子到學校工作,誠聘知名學者來校講學、著述、擔任學科負責人,爲學校在改革開放迅速崛起奠定了最重要的師資支撐,留下來最重要的辦學財富

即使在專業化辦學思想处于统治地位的背景下,也要坚持建立良好的學術生态,推进学科综合化。新中國成立後,在全面苏化的影响下,我国高等教育以專業化辦學爲指导思想,纷纷建立起了華中工學院這樣學科單一的一批專業性、專科性大學。這种辦學思想指導下人才培養直接与职业需要對口,好处是人才培養的效率很高、实用性强,但是專業面向太窄、發展性不足,不適應現代社會變化、綜合的需要。同时,大學学科单一也不能适应现代科学综合、交叉的發展。因此,先生大膽沖擊蘇聯體制的禁锢和克服重重阻力,強力推動學術生态的优化,在全国率先推動学科综合化,爲今天的华中科技大學奠定了良好的学科结构基础,也爲後来我国高等教育一系列改革提供了鮮活的實踐探索。因此,學科綜合化也就成爲第二個九思標識。

即使在大學只是教学机构的狭隘认识的背景下,也要推動高校的科研發展。在大學的职能的认识和把握上,多年来我們是有分歧的。但是,先生认识到研究在大學發展中的重要性,即使是在建校初期、文革“放大假”的阶段,還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在别的學校只开展单一教学比较普遍的情况下,他仍然艱難地推動研究工作的開展,並在實踐中大膽提出了科研要走在教学的前面,科研也是大學的基本职能,與教學之間是源流的關系。因此,在科學的春天到來的時候,他才能在人民大會堂代表學校接過少數幾張來自國家的表彰獎牌。“科研走在教學的前面”成爲九思的第三標識。

即使是在行政至上的體制下和從嚴治校的背景下,也要倡导和坚持學術自由。“從嚴治校”成爲又一九思標識。他并没有改变现有体制下的大學行政管理架构,但是他卻認識並積極運用了行政體制的力量。堅持治校要嚴的理念,強調行政的效率。因此,他治下的學校辦事效率很高,無論是在推進突破政治性、體制性障礙諸如廣納人才這樣的難事大事,還是直接指挥諸如植树等具體而細微易事小事都能說了就辦,並盡可能辦成辦好他對行政管理隊伍的嚴格要求成爲了習慣,但是,先生在對待教師時給予的卻是尊重和相信,鼓勵學術上自由讨论和争辩,坚持真理的探究學風,主張“學術自由是大學生命的真谛”,凡是學術上的事情由教师主导,他所领导下的行政只是提供条件的支持和宽松的舞台。

三、大學校长应该成爲政治家和教育家

作爲卓有建树的大學校长,他始終以政治家和教育家来严格要求自己,并努力践行。先生始終体现出以革命家的膽識、教育家办大學的風範我們積攢下了無盡精神財富,给我們今天的大學校长治校辦學以重要启示。

先生辦學治校始終如一的精神狀態。我們今天看來,他過去所探索並實踐很多事情都已經變得很平常,比如請人才、建學科、搞科研、築圍牆等等都是今天的常識。但是,回到當時濃烈的政治氛圍、僵化的思想觀念、嚴重的體制束縛、过弱的辦學自主权和过少的辦學资源,没有“敢于竞争”的胆魄是不可能沖擊蘇聯體制的桎梏、沖擊一統天下的計劃體制的牢籠沒有放下自我一切利益的大無畏的胸襟是不可能設計、去推動大學校长必须推動的现代大學综合改革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探索

這是先生辦學治校始終如一的精神力量。认识規律难,按照規律办事更难!實事求是難在極左路線濃厚氛圍的籠罩下堅持實事求是就更难!中国大學校长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就是能否从本國、本校的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地按照高等教育的自身規律辦學,而不是唯書唯上,搞教條主義和本本主義,搞崇洋媚外和拿來主義在嚴實上下功夫,辦出中國特色和學校優勢。

這是先生辦學治校始終如一的精神源泉。只有有了對教育的真诚热愛,才能不顾一切地献身教育,热愛学生,尊重教师;才能不顾利益的诱惑和权力的吸引,专心辦學,潛心治校。先生一辈子没有也不愿意离开大學,一生醉心于高等教育的實踐探索和理論研究,把愛教育、愛华工融入了自己的血液直至天堂。

 

謹以此文悼念恩師。

 (作者系 我院1999級博士生,現任 重庆工商大學副校长)